机器人

机器人 > 学习园地 > 行业探讨 > 这不是危言耸听,机器人抢走人类工作会让贫富差距拉大

这不是危言耸听,机器人抢走人类工作会让贫富差距拉大

来源:机器人网 | 发表日期:2017-03-03
简介:这听起来可能有些奇怪,但最近许多知名人士一直在问这个问题。正如人们对自动化冲击的担忧越来越大,要求推行“机器人税”的声浪也日益响亮。本月早些时候,欧洲议会考虑在欧盟设立这一税种。经常被描述为法国的伯尼·桑德斯(Bernie Sanders)的法国社会党主席候选人本诺瓦特·阿蒙(Beno·t Hamon)已经在其平台上设立了一项机器人税,近日,甚至连比尔·盖茨也赞同这个想法。

这不是危言耸听,机器人抢走人类工作会让贫富差距拉大。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技术不断提高,但税收等政治改革并未随之跟进,最终不仅会带来恶果,还将招致世界末日。

机器人应该交税吗?

这听起来可能有些奇怪,但最近许多知名人士一直在问这个问题。正如人们对自动化冲击的担忧越来越大,要求推行“机器人税”的声浪也日益响亮。本月早些时候,欧洲议会考虑在欧盟设立这一税种。经常被描述为法国的伯尼·桑德斯(Bernie Sanders)的法国社会党主席候选人本诺瓦特·阿蒙(Beno·t Hamon)已经在其平台上设立了一项机器人税,近日,甚至连比尔·盖茨也赞同这个想法。

提议各有不同,但它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前提。随着机器和算法变得更聪明,它们所取代在劳动力份额将日渐扩大。机器人能提高产值,以免工人流离失所,或为他们提供基本收入。

这不是危言耸听,机器人抢走人类工作会让贫富差距拉大

好消息是机器人大灾变还没有到来。尽管有关聪明电脑吞噬人类工作的头条新闻源源而来,令人震惊,但经济数据表明,自动化尚未大规模发生。坏消息是这种情况一旦发生,它会制造一种不平等,将使今日美国看起来像平均主义盛行的乌托邦。

机器人造成的真正威胁不在于它们是邪恶的,把我们都杀掉,这让埃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彻夜难眠,而在于它们将把经济差异放大到极致,毫不夸张地说,绝大多数人的日子将过不下去。对于避免这种危机而言,机器人税或许是一项有用的政策,或许不是。但对于一次重要的谈话来说,这是个好的起点。大规模自动化面临严重的政治问题,需要严肃的政治解决方案。

自动化不是新生事物。十六世纪末,一位英国发明家发明了一种可称之为织袜机的针织机器。工人手工编织,人均每分钟100针;利用织袜机,人均1000针。这是基本模式,重复了几个世纪:随着技术的进步,它减少了生产一定数量货物所需的劳动量。

然而,到目前为止,这种现象还没有造成大规模失业。这是因为自动化在破坏就业机会同时,也可以创造工作岗位。最近的一个例子是银行点钞员:自动取款机开始出现在上世纪七十年代,但此后,实际上点钞员总数是扩大了。因为自动取款机使得开设分支机构的成为降低,银行开设了更多的分支机构,导致点钞员的整体数量增加。职位描述发生了变化——如今,点钞员花在销售金融服务上的工夫远比点钞的时间更多——但工作仍然存在。

这一次不同的是,技术有可能变得相当复杂,人类将无事可做。假设你的提款机不仅可以给你一百块钱,还能向你兜售可调整利率的抵押贷款,那会怎样?尽管就当前的人工智能来说,这有些言过其实了,但在过去几年,人们确实取得了有意义的进步,不难想象更大的突破已在地平线上露出苗头。科技不仅是改造工作,而是开始消灭它。自动化不可能以更少的劳动创造更多的财富,却可能无需劳动而创造出更多财富。

不劳而获有什么坏处?这要取决于谁拥有财富。在资本主义制度下,工资是工人劳动价值的一部分。相对于流向资本所有者的回报而言,这部分往往微不足道。在过去几十年里,它变得越来越小:工资收入的份额一直在稳步下降,而资本的份额却在增长。技术提高了工人的生产力,但利润增长了,而不是下降了。生产力在1973-2011年间增长了80.4%,但工人的实际每小时工资只上升了10.7%。

同样糟糕的是,大规模自动化可能使上述情况雪上加霜。如果现在你认为不平等是个问题,想象一下,要是富人自己就能致富,世界将会怎样?从劳动中解放出来的资本不仅意味着劳动的结束,而且意味着工资的结束。没有工资,工人失去了获得财富的唯一途径,也被剥夺了唯一的生存方式。同时,他们还失去了社会力量的主要来源。当前,只要工人控制生产地点,他们就可以关闭它。罢工仍然是工人所拥有的最有效武器,即使他们很少再用它了。而在一个完全自动化的经济中,工人不仅是多余的,而且无计可施。

与此同时,机器人的资本将使精英们完全脱离社会。从私人飞机到私人岛屿,富人已经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费用来与其他人群绝缘。但只要资本需要劳动来完成自我复制,即使是最坚固的豪华掩体,也不能让他们与世隔绝。大规模自动化则有可能切断这种连接。凭借无需工人、无限供应的财富,精英们可以将自身置于封闭的天堂,离开腐烂的失业人群。

如果那种场景还不够暗淡,请思考一下,大规模自动化不但会导致劳动人民贫困化,还将毁灭他们,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。彼得·弗雷泽(Peter Frase)在他的著述《四个未来》(Four Futures)中推测,站在大门外的经济冗余部落不会忍耐太长时间,毕竟,他们会不安——到处都可能危机四伏。“如果民众是危险的,不仅不再是工人阶级,并因此对统治者毫无价值,那会发生什么?”弗雷泽写道。“有人最终会想到:不如干掉他们。”他为这种未来想了一个恰如其分的可怕名称:终结主义(exterminism),一个由“富人对穷人发起的种族灭绝战争的”世界。

这些反乌托邦作品可能听起来像科幻小说,但它们完美地描绘出人类当前的轨迹。围绕着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技术的科技将不断改进,但税收等政治改革并未随之跟进,最终不仅会带来恶果,还将招致世界末日。这就是最近关于机器人税最近的传言值得认真考虑的原因。他们提供了一个机会,让人们对大规模自动化找到政治破解反感,以免为时已晚。

当我向著名的左翼思想家马特·布鲁尼格(Matt Bruenig)征询想法时,他解释说,无论我们做什么,我们不应该试图阻止自动化。“机器人的问题不在于它们的制造和应用——实际上这对生产力有好处,”他告诉我。“问题是它们属于富人,这意味着流向机器人的收入会流向一小撮富人。”

换言之,消除工作岗位的机器人是好的,只要它们所创造的繁荣被广泛分配。英国牛津饥荒救济委员会(Oxfam, 又称乐施会)今年年初发布的报告显示,世界上最富有的八个人所拥有的财富占到人类财富的一半。想象一下,如果自动化加速发达,这些数字会是什么样子。在某种程度上,一小撮亿万富翁可以控制接近100%的社会财富。那时候,也许财富应该由许多人拥有、而不是被少数人垄断的想法看起来就不会如此激进,我们可以实施一种迫切需要的再分配——在机器人资本主义杀死我们所有人之前。

Robugtix T8X 仿生蜘蛛机器人